设置

关灯

第5节

    市长和他的两个美丽儿媳妇 作者:肉书屋

    第5节

    “你放心吧,我会安排人手盯着,一旦发生任何意外,第一任务是把石副市长先带离现场。”

    石磊笑了笑:“那就多谢张叔叔了。”

    “石副市长有个好儿子啊!哈哈!”张同训和从前一样,骨子里还是带有浓浓的军人气质,豪迈但不失细致。

    这话说的有点儿怪,因为石磊熟悉的张同训是五十岁以后的张同训,可是现在张同训不过四十出头,却要被称之为从前。

    “如果叔叔不嫌我累赘,我跟着张叔叔吧,说不定有什么我能帮的上忙的,至少我对这里的情况还算是比较熟悉。”

    张同训其实很想让石磊离开这里,但是却不知为何没说出口,只是看了他两眼,心里竟然隐隐的也觉得,或许石磊留在这里真的能帮上什么忙。

    只是他不知道,石磊心里其实颇有点儿愧疚,因为重生这个秘密的原因,他不能把完全真实的情况告诉张同训和自己的父亲,张同训现在安排干警去进行的工作,一大半都是无用功。“希望李队那边可以查出真正的原因吧,如果实在不行,我也只能把我知道的全都说出来了,无论如何,都不能再死人了。”石磊默默的想着,眼睛看着那边正在紧张的进行挖掘的救援人员。

    正在石磊紧张的想着,究竟要如何用一个不显山不露水的方式将自己所知道的信息透露出去的时候,碧波建筑那边的负责人刘凯终于赶到了现场。

    刘凯今天并不在市里,他到省城吴东去了,一大早就被来自公司的电话吵醒,一夜欢愉入睡不过三四个小时的刘凯,在听到电话里说仲后山山体滑坡的时候,顿时被惊醒了。顾不上床上那具曼妙横陈的娇躯,他穿上衣服就匆匆的开车往扬州赶。

    到了扬州之后,刘凯并没有立刻赶到仲后公园,相反,他紧急的将现场的中高级管理人员都召回了公司,以防从他们的口中遗漏出去点儿什么。

    原本听到市里将这起事故定性为土壤松动导致的山体滑坡之后,刘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甚至于,他开始想念在吴东刚刚得手的那个女孩儿,那是吴东艺术学院大一的学生,表演专业,长相自不需说,小姑娘虽然才刚刚十八岁,但是身材却完全长开了,胸前那对丰腴让刘凯四十多岁的年纪却依旧连续疯狂了四次之后才拥着年轻的身体沉沉睡去。

    “妈|的,居然遇到这种事儿,真他妈|的秽气!”刘凯忍不住出声怨念,开始犹豫要不要再赶回吴东去。至于工地上死掉的民工,他毫不在意,只是有些心疼接下来要赔出去的钱。无论如何,死了人总是要花钱的,“便宜这帮农民了,轻轻松松十来万到手啊。”心里又开始盘算,连同受伤的民工,还有死去的那三个人,需要赔偿至少一百多万,这一百多万该在哪儿捞回来呢?

    王庆庆的电话就是这个时候进来的,电话里,王庆庆先把刘凯训斥了一顿,然后才告诉他,这件事,哪怕最后承认是施工过程中的失误,也绝不能让石为先和张同训知道这跟地下那个十多年前的化粪池有关。

    挂上了电话之后,刘凯失神了。

    游乐场的项目,是省城的一家公司投资的,然后在王庆庆的干预下,才把这个工程落在了他们碧波建筑。而刘凯四十刚出头的年纪,之所以能够拥有这么一家建筑公司,完全是仰仗了赵以达,主要是王庆庆一路以来的关注。当然,这里头赵以达虽然没有得到什么好处,但是王庆庆以及赵以达身边的一帮人,每一个都是要吃肉要喝血的,真要算起来,碧波建筑利润的大头,反倒是落在他们这些官员的手中。当然,在刘凯的心里,赵以达也不会是清白的,哪怕赵以达从来都没有跟他真正的接触过。

    碧波建筑看上去拥有上亿的资产,刘凯也春风得意,但是他很清楚,如果没有王庆庆,他立刻就会被打回原形。十年前,他只不过是扬州下边一个县城的小包工头罢了。这次的工程,他和王庆庆早就知道那个化粪池的隐患,但是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刘凯以及王庆庆都选择了冒险,在他们的心里,都认为十多年的时间过去了,就算还有些残余的沼气,也不会对工程产生什么影响。可是谁知道,居然真的会因此导致了一场爆炸呢?

    这次这个工程,投资巨大,市里相当的重视。省里多家国有建筑公司都介入了投标。碧波建筑之所以能拿到这个工程,完全是王庆庆背地里将其他公司的标书都摊开在刘凯面前的缘故。碧波建筑仅仅以比省二建高出三万元的价格,拿到了这项工程。粗算下来,碧波建筑这次的获利至少过千万,当然,这里头至少有六七百万都要被转送到其他人的手里。

    “妈|的,有钱拿就大家伸手,出了事儿就老子一个人背。”刘凯愈发的愤怒,王庆庆电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了,一旦无法遮掩,这起事故就会被定性为工程事故,闹不好这个工程就算是白做了。

    当然,无论如何愤怒,刘凯也不敢再坐在公司里了,匆匆的带着两个人,便赶到了仲后公园。

    “张局长,我今天在省城和另一家公司谈事情,一接到这边的电话就赶回来了。现在情况怎么样,人救出来没有?”跟张同训也没少打交道的刘凯,很清楚张同训并不是赵以达的嫡系,而且担任分局局长的时候,就以铁面无私著称,现在贵为市局局长,刘凯更是知道张同训目前最关心的一定是救援问题。

    张同训一直都对刘凯不太感冒,虽然刘凯也曾经多次想要请他吃饭,但是都被他用有会要开推掉了。他也知道这个刘凯跟赵以达颇有些渊源,近年来市里几个大的工程,几乎都是碧波建筑做的,而且都是来自于赵以达那方面的支持。只不过这些事情实在不属于他的管辖范围,他自然不会去多说什么。

    “呵呵,刘总是贵人,自然忙得很。我是个粗人,不会兜圈子,现在已经死了三个,十多个重伤,都在医院抢救,闹不好还有人会死。防空洞里还困着五个人,市里正在加紧救援。而根据我们目前得到的消息,这次的事故的起因很有可能是之前发生的一场爆炸,不过一切都还在调查之中。刘总这边有没有什么信息可以提供?比如说有什么人对这个工程非常不满,又或者是建筑工人里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情绪?”

    看着张同训黑冷的脸,刘凯嘴角微微牵动,石磊一直注视着他,脑子里对这人没有一丁点儿的印象。不过从张同训的话里,他也听出来此人怕就是碧波建筑的老板,是以更加的留心。

    在重生之前,石磊在京城有个别人不会当着他的面说的称号京城第一帮闲。张同训彼时贵为中组部部长,又显然是很快就要进入常委的人,其子张一松也顶着之名。张一松手下虽然没有自己的公司,但是圈里人都知道,他至少拥有超过十个集团公司的股份,而且都是能坐进董事会拥有表决权的股份。张一松虽然谈不上不学无术,但是这些事情他却是不太懂的,一直以来其实都是石磊帮他在打理。从每一项投资,到每一项收益。或许张一松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拥有多少资产,但是石磊却巨细无遗。

    不仅张一松,国务府副总理的孙子、中宣部部长的幼子,好几个在京城都被冠以名头的少爷,其名下资产都是石磊在打理。石磊也因此获得“京城第一帮闲”这个称呼。

    石磊能够接触到这些人,很大程度是因为他和张一松之间过命交情的缘故,是人都知道,哪怕得罪张一松也别得罪石磊,因为得罪张一松,或许他那个纨绔的个性还不怎么往心里去,但是得罪石磊,却是会让张一松彻底暴走的。私底下,谁都知道张一松根本是把石磊当自己的亲兄弟那样看待。不过,石磊能在京城诸多、衙内之间如鱼得水,更多也是出于他自身的能力。经济方面自不需说,察言观色、投其所好,才是石磊最拿得出手的本事。否则,仅仅是打理一些资产,一个职业经理人就能做到了,石磊又凭什么被称为“京城第一帮闲”?

    事实上,石磊察言观色的能力还不是一般的强,他甚至可以从一些极为细微的动作和表情判断出一个人的内心活动。

    这个能力并没有随着石磊的重生而离开他,也因此,他从刘凯的表情里看出了一些别样的东西。

    有羞愧,有紧张,这些都是正常的。哪怕是再如何不把人命放在心上的资本家,当得知手下的工人因为工程而死的时候,肯定会显得紧张和少许的羞愧。但是,石磊从刘凯那牵动的嘴角,看出他对张同训的不满,甚至有些不屑。

    为什么会有不屑呢?一个商人而已,至少在石磊的印象当中,这个碧波建筑虽然在本地规模算是不错,但是放眼全省根本算不得什么。是什么让他居然会轻视一个市公丨安丨局的局长呢?

    “不满?要说不满,这附近的居民估计对这个工程都相当的不满,毕竟任何一个这样的大型工程都会损害一些人的利益,如果想查谁对这个工程不满,恐怕要把这附近的居民全部抓来问话才行了。如果说到对我个人不满意的,或者对我们碧波建筑不满意的,那就更多了。”

    刘凯似乎是个没什么城府的人,那丝不满很快就被他流露了出来,这倒是很出乎石磊的意料,他没有想到一个也算是成功人士的刘凯,居然会如此轻浮。但是很快,石磊就恍然了,他以前接触的至少也是一方衙内,要么就是大型企业的高管,那些人无一不是人精,又岂是眼前一个地方土财主所能相提并论的。

    不过,从刘凯的表现,石磊也轻松的得出一个结论,这个家伙,以及他的碧波建筑,怕是背后有市里的背景,至于是赵以达,还是周伟顺,石磊就不得而知了。

    

    石磊依旧笑着:“会的,会的。”

    看着这俩人仿佛很熟稔一般的相互寒暄,张同训颇有点儿不耐烦了,有些煞风景的插了一句:“石磊你聊两句就回去吧,这里乱成一团了,你不适合呆在这儿。”这话一半是说给石磊听,更主要的其实是说给刘凯听,让刘凯别想什么歪主意。

    但是石磊却微微偏过头,飞快的对张同训使了个眼色,张同训看在眼里,却不知道石磊究竟打的什么算盘。

    “我这不是久闻刘叔,哦,刘大哥大名,没想到今天有机会见到么。”说着,又转身看着刘凯,“哦,对了,刘大哥,我来的时候,闻到附近有点儿煤气味儿,好像是煤气爆炸了。你们这儿的工人还要在这里做饭么?像是你们这么大的公司,应该都有专门的部门负责民工的伙食吧?”

    张同训原本都已经想走了,听到石磊这句话,倒是心里微微一动,又停下了脚步。他感觉到,石磊似乎是想从刘凯身上找到点儿什么。

    “煤气?不可能啊,那些工人的伙食我们都是外包给一家饭店的,到点他们会送来。”

    石磊点点头,又道:“那就奇怪了,怎么会有煤气味儿呢?”

    刘凯微微低头,石磊却从他的目光之中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丝惊讶和不安。

    “是不是你闻错了啊?这里怎么会有煤气味儿呢?”

    石磊不慌不忙,继续追问:“哦,那会不会是焊枪使用的液化气泄漏啊?”

    “呵呵,小兄弟看来还蛮了解我们建筑方面的事情的么,不过我们的焊工使用的都是高纯度的乙炔,即便泄漏也不会有什么味道的。”刘凯虽然脸上在笑,但是笑得已经有几分勉强了,显然产生了极重的防范心理。

    “那可能是我闻错了吧。刘大哥肯定要跟你们公司的人了解情况吧?我就不耽误你的工作了。”

    刘凯勉强笑着道:“我真是要找他们好好问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说罢急匆匆的朝着石为先的方向走去,在石为先的身边,有一个他们公司的工程师。

    刘凯刚走,张同训就死死的盯着石磊,似乎想从石磊脸上找到点儿答案。

    石磊倒是不准备再隐瞒什么,直截了当的对张同训说:“这位刘总似乎知道点儿什么,我刚才说到有煤气味儿的时候,他明显显得比较紧张。”

    “怎么说?”

    第5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