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节

    市长和他的两个美丽儿媳妇 作者:肉书屋

    第4节

    赵以达也不客气,径直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然后指指身旁的空位:“伟顺市长也坐……刚才我收到现场的报告,看来形势堪忧啊。我已经下令让张同训立案侦察了,一定要将凶手绳之以法。”

    周伟顺缓缓走到赵以达身边,仿佛慢动作一般的坐下:“现在事情还没查清楚,究竟是因为人为引起的爆炸,还是施工过程中出现了什么问题,不宜过早下定论。”

    听到这句话,赵以达心中陡然一沉,双目有些犹疑的看了周伟顺一眼。经由周伟顺这句话,他想到了一个似乎一直以来被自己忽略了的问题。

    “我们不能光听那几个被困的民工一面之词,我也让小陈去找碧波建设的人了,这种时候,我想我们需要听取多方面的报告才能得出结论。如果真的有人蓄意破坏市政建设,我们是坚决不能姑息的。但是如果是工程方面的问题,也不能放弃追究他们的责任。以达书记,我倒是觉得在这个时候不宜大动干戈,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赵以达沉吟了半晌,终于点了点头说道:“还是伟顺市长考虑的周到,我的确有些操之过急了。召集市委常委领导吧,我们开个常委碰头会。”

    扬州市的一二把手一同站起,彼此之间有一个眼神的交流,只是各自转着不同的心事,谁也不知道对方此刻在想着什么。但是无论如何,他们都知道,现在摆在他们眼前的事故,已经比他们最初的想法严峻的多了,闹不好,这就会引发一次重大的变故。

    仲后公园。

    关于山体滑坡源自一场爆炸的消息,被控制在了极小的范围之内。不用赵以达吩咐,张同训也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赵以达大概也不会知道,他给自己的秘书下达的命令并没有真正的被传达到张同训的耳中,倒不是王庆庆压住了这条指示,相反,他在赵以达简单的指示之中,添加了大量的内容。

    “张局长,书记得知有人蓄意破坏我市基建之后,异常的震惊,现在市委常委正在紧急召开碰头会,相信很快会有一个完整的方案出台。但是在此之前,书记指示此刻最主要的是救援工作,惩办凶徒固然重要,但是也需要分个主次轻重。依我看,书记的意思大概是让你配合石副市长,尽快将被困的民工救出来,同时注意控制局面,这个消息绝不能外泄。另外,书记也有指示,这件事会不会是工程方的施工操作问题,毕竟在整个施工过程中,还是有可能需要用到一些定点爆破的技术的。尤其是那几个民工,他们所说的爆炸,究竟是发生在山体滑坡之前,还是之后,会不会是山体滑坡导致施工人员在撤离当中引爆了什么,这一点尤其重要。”

    听完王秘书这番话,张同训心里逐渐浮现出一些什么,但是过于飘渺,并且毫无证据,他当然不敢胡乱猜测。不过也正是由于王秘书这番话,使得张同训暗自留了个心眼,他总觉得王秘书这番话里似乎有所指向一样。

    “请赵书记放心,我会谨慎处理这件事情的。”

    王秘书虽然听到了张同训的保证,但是仍自有些难以放心,市委这边,向来分为两派,赵以达当然是当仁不让的本地派,他本就是本地出生本地成长的领导,在当地拥有相当的基础。而市长周伟顺虽然也是本省人士,但是却是吴北地区的。是以本省外市成长起来的部门领导,多数都跟周伟顺一气同枝,算是可以与赵以达相抗衡的另一股力量。

    张同训算是本地干部,最初被人理所当然的认为是赵以达麾下的一员大将,但是赵以达自己非常清楚,这个张同训根本不属于任何一派,他的屁股是坐在他自己身上的。也正是这个原因,原本一个地级市的公丨安丨局长,多数都会兼任政法委书记,可是张同训却显然是个异类,政法委书记一职仍旧由公丨安丨局的老局长担任,那个最多还有一年就该退休的老头儿,仅仅只是将肩膀上公丨安丨局长这个担子卸了下来而已。

    不过大势已经不可阻挡,老政法书记明年一定要下来,张同训也必然会接任,并且进入常委班子,除非他自己出问题,否则不可能有任何力量阻止他兼任政法委书记。哪怕是赵以达,也不可能请省里再单独任命一个政法委书记了。

    因此张同训显然成为了夹在市长和书记之间的一个双方都希望投入己方阵营的重要棋子,可是张同训虽然看上去与本地派的赵以达交好一些,但是却也仅仅只是稍有偏向,并不是真正的靠了过去。

    张同训出身军队,与本地军分区关系非同一般,同列常委的军分区政委与他本是上下级关系,曾经是张同训在军队担任排长的时候的连长。此二人又隐约成为单独的一派,虽然现在张同训担任公丨安丨局长不到两年,还没有进入市委常委班子,起不到什么太大的作用,但是一旦老政法委书记让位,他与军分区政委这两票,在常委班子里,闹不好就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王庆庆跟了赵以达超过十年,可谓兢兢业业,自然深知张同训并非赵以达的人,此番虽然听到张同训的保证,却也并不会觉得一切尽在掌握了。

    是以他挂掉了张同训的电话之后,犹豫半晌,还是给碧波建筑拨了一个电话。跟碧波建筑的总经理刘凯交待了半晌,这才长舒了一口气,脸色颇有些不好的挂上了电话。

    张同训将王庆庆转达的关于赵以达的指示跟石为先通了个气,石为先当时也便觉得这里头似乎有些弯弯绕绕不便言说的东西,不由得目光之中带有几分狐疑之色,望向了张同训。

    张同训看到石为先疑惑的目光,颇有些尴尬的叹了口气:“我知道,石副市长和多数人一样,都觉得我是赵书记的人,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不是任何一方的人,我只想做好我本分的事情。王秘书这个指示不详不尽,未必就是赵书记的原意,我会按照我自己的准则做事情,如果真的查出来点儿什么,我不会隐瞒。”

    石为先见张同训表明了心迹,也便不再犹豫,点了点头道:“我也觉得王秘书似乎试图在掩盖着什么,他似乎希望我们可以将这次的爆炸定性为山体滑坡之后发生的事情,或者至少撇清爆炸引发坍塌的可能性。但是至少有一点是没有错的,我们必须尽快将困在里边的人救出来,这是重中之重。”

    张同训叹口气道:“这件事,闹不好真要牵涉不少人进去,现在看来,这个爆炸不简单啊。”

    两人自顾自的交流着,却似乎有意无意的忽略了身旁的小石磊,他们之间的谈话,倒是被石磊听得完完全全。石磊心中急速的盘算着,他远比自己的父亲和张同训更为清楚这次的山体滑坡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自然也就知道王庆庆话里必然有所指,而不会像石为先和张同训那样枉费猜测。

    “王秘书为什么希望爆炸是在山体滑坡之后发生的呢?难道他早就知道游乐场的施工有可能导致爆炸?”石磊紧蹙着眉头,但是很快否决了自己的这个猜测。

    “不可能,如果他们知道会导致爆炸,就决不可能任由这样的事故发生。就算是个疯子也不会这样做。那么,王秘书和赵书记又在隐瞒什么呢?”石磊的脑子里突然划过一道闪电,他似乎一瞬间明白了,王秘书究竟在隐瞒什么。

    “妈|的,他们都是本地成长起来的官员,绝对的本地派,十多年前的化粪池,我老爹不知道很正常,张同训不知道也正常,哪怕是周伟顺不知道都算是正常。但是赵以达一定知道!这岂不是说,赵以达和王秘书是在和化粪池对赌,赌化粪池里的沼气不会泄漏到防空洞这边来?又或者是赌十余年前的化粪池,其中的沼气早就散的差不多了?”

    石磊被自己这个设想震惊了,但是他还有不少不明白的地方,因为一项投资,属于地方经济,那是市政府的职责范围。即便出了什么事儿,那也是市政府这边的事情,那么赵以达为什么要为此担心呢?

    “这个游乐场的项目,是赵书记一手促成的么?”石磊居然疑惑的问出了口,虽然不是不小心的口误,但是却也并非全部的本意。

    陡然听到石磊的话,石为先和张同训才似乎想起了石磊的存在,刚才由于情况复杂紧急,他们俩根本忘记了石磊还在他们身边。

    此番听到石磊的问题,两人心中顿感豁然开朗。是呀,这项工程虽然是市政府的管辖范围,但是实际上,却是由赵以达这个市委书记一手造就的。如果不是赵以达的强力支持,市政府方面根本不可能如此之快的将这个项目上马,也决不可能如此顺利的将各方利益集团如此迅速的打破整合。

    不用他们回答,光是两人脸上表露出来的表情,就足够石磊得出正确的判断了。

    这一下,石磊开始犹豫,心中产生了极重的担心,如果赵以达真的是在跟化粪池对赌,那第二次爆炸很可能就无法避免,哪怕不是今天,只要这个工程继续下去,又不将那个化粪池处理干净,第二次爆炸就一定会诞生。如果还有第二次,那还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石磊甚至犹豫着,要不要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自己的父亲,毕竟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可是,要如何才能让他们相信自己呢?难道说出自己是重生的么?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而这个时候,石为先和张同训也陷入了极大的震动之中。石磊的一句话,让他们陡然明白了,王庆庆刚才那番交待,绝不仅仅是寻常的另一条思路而已,而是在隐约的向他们暗示着什么,那么,赵以达就有问题!

    可是,由于二人并不知道关于化粪池的存在,自然就想不到赵以达为什么会有问题,如果有问题,问题又在何处。

    一时之间,二人也陷入深深的思索当中,虽然赵以达这个人一贯表现的相当强势,但是总体说来,并不是一个会在原则性的问题上犯错的领导。事实上,赵以达还颇有些清名。而现在似乎可以判断出赵以达至少是王庆庆试图在掩盖着什么,那么,这起爆炸就不是有人在搞什么蓄意破坏,而是碧波建筑出了问题,追查下去,恐怕碧波建筑要负上全责。是以,赵以达或者仅仅是王庆庆,就是在帮碧波建筑掩盖,希望可以将这次爆炸定性为山体滑坡之后发生的事情。

    施工人员慌不择路,在山体滑坡之后引发了一场小型爆炸,这就不是施工责任问题了,而是一个可以轻松被大化小小化了的小插曲。这其中,就必然要涉及到权钱交易,否则赵以达要掩盖什么呢?但是,他们绝对难以想象,赵以达这样的书记,会跟权钱交易挂上钩,或许,这只是王庆庆的个人所为?这个解释,无论是张同训还是石为先,都不可能相信。作为一把手,尤其是赵以达这样对于权力有着强烈欲望的一把手,会被自己的秘书瞒天过海。

    石磊并不知道,他的父亲和张同训又被引上了另一条歧途,这个时候的他,只是在拼了命的思考,究竟要如何才能避免第二次的爆炸,同时还要让其他人对自己并不产生任何的怀疑。

    现在赵以达明显跟这件事有莫大的关连,一旦事发,即便不出现什么大的差错,赵以达恐怕也只能被明升暗降到省人大去养老了,石为先显然能够从这起事故当中受益。但是即便是石为先能从现在的位置直接接手扬州书记一职虽然这根本没有任何的可能石磊也绝不会愿意看到第二次爆炸带走几条生命,哪怕那些人跟他没有半点的关系。

    “怎么办?究竟要怎么办?”石磊有些焦急,他甚至开始担心,市委那边会很快有什么大动作,闹不好那一世里的第二次山体崩塌仍旧会如期到来。

    这时候张同训已经匆匆的去调动手下进行布置了,手下的干警分别找上午已经进入施工现场的民工们进行谈话,希望尽快把导致爆炸的原因寻找出来。

    而石为先则愈发一脸严峻的指挥着救援工作,事故责任问题不是他的工作重点,他所需要做的是尽快的将处于危险之中的民工解救出来。

    石磊知道,无论自己怎么去劝说父亲远离事故现场,以石为先的脾气,都是不会答应的,他必然会顶在最前方。是以石磊直接去把自己的担忧对张同训说了出来,在他眼里,张同训并非现在这个张同训,而是在那一世里对他诸多照顾的张同训。

    “张叔叔。”石磊站在张同训的身后。

    张同训刚刚对李队叮嘱了半晌,将自己的命令传达了下去,突然听到石磊的声音,脸上虽然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但是石磊却仍旧能够从他的双眼之中看出浓重的担忧。

    “张叔叔,我想求您件事儿。”石磊斟酌着字句,考虑着该如何对张同训开这个口。

    “你今天算是帮了我们的大忙啊,要不是你这个狗鼻子,我们还想不到这起事故会和爆炸挂上钩。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

    石磊点了点头:“这件事虽然还没有定性,爆炸肯定是有,但是就如王秘书说的那样,究竟是山体崩塌的主因还是在滑坡之后发生的都未可定。不过我还是很担心,我父亲距离事故现场太近了……”

    张同训一瞬间就明白了石磊的意思,如果爆炸是在滑坡之后发生的,那么接下来自然没有危险了。可是无论是有人蓄意破坏,还是施工过程中的工作问题导致的爆炸,都很有可能再发生第二次的爆炸,那样,一直站在防空洞边缘的石为先,的确十分危险。

    第4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