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3节

    市长和他的两个美丽儿媳妇 作者:肉书屋

    第13节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石磊才有些不放心,这俩人现在心里都有个八九分的数,知道周伟顺在这件事里起到什么样子的作用。闹不好,会形成跟周伟顺鱼死网破的局面。而石磊所要的,是周伟顺这条鱼一定得死,但是他可绝不希望张同训和石为先这两张网有任何破损。

    “你现在不是好好的么?看不出你有什么毛病。年纪轻轻的,别学的那么娇贵。”蒋风约还真是把石磊当小孩子,说话完全是居高临下的教育姿态,这很让石磊怀疑,这姑娘大概在省城是当小学老师的。

    “我一共就三天假,明天是最后一天,哪有时间让你休息?”蒋风约绝对的理直气壮。

    石磊无语了,这明明是她的时间有问题,现在反倒成了石磊的毛病。不过,从心理上说石磊是个接近四十岁的男人,又怎么会跟一个二十出头的毛丫头计较?而且,那位老者身体虽然还很硬朗,但也毕竟是八十岁的人了,说实话,石磊还真有些替他担心。

    “好吧,我这就跟你去,不过,我要先给我父亲打个电话,你稍等我会儿。”石磊说完,转过身又对那几个丨警丨察说:“你们回去吧,也看到了,我没事儿,我会跟张叔叔解释的。”

    那几名丨警丨察早已笑得不行,憋得很辛苦,听说可以闪人,一个个跑的比什么都快。只是,在他们心里,恐怕石磊和这个蒋风约之间早已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否则他们可不认为蒋风约敢这么跟一位副市长公子说话,随之而来的,也是颇有些佩服石磊,这才十八岁啊,就已经浸淫花丛了……

    石磊是不知道,如果知道了,心里一定很苦。

    “我车里有电话。”蒋风约一指停车场,石磊顺着她的手臂看去,是一辆红色的大众polo,崭新崭新的,挂着省城的牌照,甚是打眼。

    石磊心里想着也该配个手机了,回到97年,手里突然没有了那个小玩意儿,还真是有些不习惯。但是站在那辆簇新的红色polo旁边的时候,石磊却猛然意识到,对呀,这是97年,蒋风约的车里怎么会有电话?

    再一想,他不由得哑然失笑。虽然97年的时候,手机还是个超级奢侈品,普通人一年不吃不喝也未必买得起一部手机,但是对于一个如此年轻就已经开得起自己的车的女孩子,拥有一个手机也不是什么太奇怪的事情。

    大概是石磊拉开车门的时候,那若有所思的表情让蒋风约感觉到点儿什么,蒋风约把她那款黄色的爱立信手机递过来的时候,似乎有些不情不愿的解释了一句:“工作需要,单位报销话费,机器单位贴补一半。”

    石磊笑了笑,接过这款相比以后显得颇有些巨大,而且相当沉手的机器,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这款手机,已经算是目前的手机里比较小的了,但是也快有半斤的重量,打电话会觉得手酸,用来打架倒是很有板砖之风。哪像后来的手机,一个个轻的都是一两多重,甚至有不足一两重的。

    给石为先的办公室拨去了电话,是他的秘书接的,石磊告知对方身份之后,秘书犹豫了一下,还是让石磊稍等。

    等待的时间稍微有些长,这时候蒋风约已经开着车子行驶在了路上,石磊心里还有些忐忑,生怕蒋风约会不高兴自己拿着手机等人接电话,毕竟这时候,手机的话费还是相当高的。转念一想,蒋风约都说单位报销话费了,也便心安理得。

    电话里响起了石为先的声音,很是关切:“石石,检查结果怎样?你没事吧?”

    石磊笑了笑,心里无限温暖,在那一世里,在这个时候,石为先已经是一具冰凉的尸体了。而现在,正是因为自己的存在,石为先依旧完好的在电话里关心自己。

    “我没事,检查结果只是说有些脑震荡,可能需要休息两天。老爸,你那边情况怎么样了?张叔叔是个炮筒子,现在你们手里又没有证据,可千万不要让他打草惊蛇啊!”这话说的不清不楚的,蒋风约肯定听不明白,但是石为先却是一听就懂。

    “他也没办法打草惊蛇了,听说发生了第二次的爆炸,赵书记向省里报告了这边的情况,然后就请求省里对自己进行立案审查,现在他已经主动去市局找你张叔叔交待他所知道的问题了。”

    这话听在石磊耳朵里,犹如晴天霹雳一般。什么?赵以达主动要求审查,并且去公丨安丨局主动交代问题了?他这是打算把所有问题都扛在自己身上么?

    那边石为先也不方便跟他说太多,毕竟还在市府里,隔墙有耳,只是又说了一句:“这边还有会议,你从医院出来就赶紧回家休息,你张叔叔也说要到家去看看你。”

    意思很明显,他这是在告诉石磊,张同训和他都有话跟石磊说,只是现在没时间,恐怕要等到晚上回家以后才能好好谈一谈了。

    石磊挂上了电话,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心里不断的琢磨着。赵以达为什么会揽罪上身呢?难道他不知道,最轻他这也是个渎职罪,这个书记是绝对当不成了。而闹得不好,判个误杀都不是没可能,那就要看上头有没有人保他了。

    并没能想的太多,蒋风约已经把车子停在了路旁,见石磊还在发呆,蒋风约很不高兴的说:“喂喂,到了,别想赖在我车上啊!”

    石磊这才回过神来,把手里的电话还给蒋风约,迈步下了车。

    这是一个小巷口,似乎就离仲后公园不远,是一片被本地人称之为小街的地方。对这里,石磊没什么太多印象了,只是依稀记得这里头全是大青石铺就的路面,不下雨地面也仿佛永远湿漉漉的。狭窄的小巷子阡陌纵横,这一片怕是不下几十条小巷子之多。

    跟在蒋风约身后,走了大约十分钟,穿过至少四五条巷子,石磊这才跟着她进了一幢看上去颇为逼仄,紧邻着一幢独门独户的小院子的房子。这房子与其说是住家,倒不如说是违建更为恰当。进屋之后,观察了一下,石磊估计这里最多也就二十来个平方,倒是被分做了两层,屋里的摆设也极为简陋。

    屋里正中间是一张五斗橱,五斗橱上摆着一副黑框的照片,照片的年代有些久远了,里头是一男一女相互依偎着的大头照。照片前方有一个小小的香炉,石磊这才突然想起蒋风约和老爷子似乎相依为命,一直没有提起老爷子的儿女蒋风约的父母。这样看起来,两人似乎死去多年了。

    “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死于一场车祸,是爷爷把我拉扯大的。”说到这儿,蒋风约的情绪有些黯然,第一次不像个小辣椒,倒是像个楚楚可怜的小妞妞。

    石磊默默的点点头,什么也没说,随后蒋风约的声音高了起来:“爷爷,石磊来了。”

    说是楼上,其实就是个阁楼,只是从前的老建筑,楼高足有五米多,比现在的跃层也差不多。木质的楼板上,响起了的声音,很快,老者的身影便在楼梯口出现。

    看到石磊,老者的脸上显出几分微笑,稳健的迈步走了下来:“年轻人,是不是这个丫头拉你过来做说客?”

    石磊笑了,看来这位老者心里什么都跟明镜似的,任何事都瞒不了他。倒是也好,石磊也正愁不知如何开口呢,这倒反而给了石磊开口的最好方式。

    “既然老爷子知道了,那我也省的兜圈子了。”

    老者下了最后一步楼梯,挥挥手摆开蒋风约想要搀扶他的手:“你找来这个年轻人也没用,我这把老骨头就想埋在这里,不想动弹了。”随即,又看着呆立一旁的蒋风约,语气不是太好的说道:“你还傻愣着干什么?接来客人还不去倒茶?”

    蒋风约在老者面前,就仿佛见了猫的老鼠,大气都不敢出,连忙低头拿茶杯,放茶叶,拎起水瓶,却发现没有开水了。

    石磊赶忙说道:“不用忙了,我就陪老爷子说说话。”

    老者却坚持说:“你不要管,让她忙活,女人家可不就是干这些的么。”

    蒋风约也赶忙说道:“你跟爷爷聊天吧,我去对面水房打水。”

    石磊这才想起,刚才进门之前,斜对过似乎有一家奇怪的门面,几个小小的水龙头上边,是一个大大的锅炉,这本该只在从前才有的水房,在这满是小巷的居民区,居然还得以保留了下来。

    蒋风约出去了,老者给石磊让了座,说道:“很多年没看到对门的水房了吧?我不想去省城也就是这个原因,金窝银窝再好,也没自己这个烂糟糟的狗窝好。早上那件事,我本来不想过问的,但是听说死了人,我还是去了。唉,多好的山山水水啊,却要改成什么游乐场,以后我们这些老东西,又少了个晒太阳闲白的地方。”

    石磊陪着笑:“仲后公园主体还在,只是可惜了那半爿仲后山。而且,老爷子,恕我直言,您不想去省城跟您孙女儿住,最大的原因恐怕不是离不开这个地方吧?”

    老者微微一愣,突然笑了:“呵呵,你这个小家伙。你叫石磊是吧?老头子我叫蒋伯生。伯仲叔季的伯,生活的生。”

    石磊有些不知道如何接老者的话茬,想了想,又道:“我喊您蒋爷爷吧,老人家有老人家的坚持,但是既然我之前答应过蒋风约姐姐,那我还是得把心里的话说完。”

    蒋伯生饶有兴致的看着石磊,点着头,似乎看石磊极顺眼的样子。

    “蒋爷爷,您是不是挺喜欢我的?”石磊也顾不得自己这话有些恬不知耻。

    蒋伯生闻言,哈哈大笑起来:“哈哈,你这个小子,还真是百无禁忌啊!哈哈,不过我老头子还真就是喜欢你这股子傻傻的劲头儿。”

    “您是不是不喜欢蒋风约姐姐?”

    蒋伯生不吭气,只是看着石磊,似乎在等待石磊自圆其说。

    “大概您觉得蒋风约姐姐是个女孩子,而您的儿子…

    “大概您觉得蒋风约姐姐是个女孩子,而您的儿子……”石磊顿了顿,调整一下情绪,“所以您觉得您蒋家的香火断了,是不是?”看到蒋伯生似乎有话要说,石磊却没给他机会,径直继续,把蒋伯生的话堵在了嘴里。

    第13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