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0节

    市长和他的两个美丽儿媳妇 作者:肉书屋

    第10节

    几乎只是一个照面,石磊就判断出,这个女人跟周伟顺之间有不同寻常的关系。未必一定上过床,但是其间的暧昧却是绝对少不了的。

    其他人未必有石磊的观感,可是石磊在那一世里,虽不是浸淫百花丛中,可是像是这一类媚骨天生的女人,却是见过不计其数。在旁人眼中看来,他只不过是张一松的帮闲而已,可是这样也让石磊接触到的都是王孙贵胄之流,身旁多的是想要攀龙附凤的女子。媚骨天生,自然是最好的桥梁。

    周伟顺很有领导样子,身材算不上魁梧,但也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这就是长久以来身处高位造成的气势吧。都是面白性儒的代表,石为先显然比周伟顺少了一些上位者的气质。

    “为先市长,同训局长,你们辛苦了。”周伟顺一看到来人,立刻带着微笑快步走来,脚步稳当,双手同时伸处,口中的话也显得极为亲热。“赵书记在等待省里的进一步指示,委派我来现场看看你们。”

    让石磊没想到的是,周伟顺似乎也认出了他,居然笑着跟他摆了摆手:“小石也在啊,今年高考,今天应该是放榜的日子吧?怎么样?成绩如何?”

    石磊稍愣,迅即快步上前:“周伯伯好,劳您挂心了,成绩还算是不错,趁着同校的同学临场发挥不好,侥幸拿了个第一。”

    周伟顺哈哈一笑:“这小子,拿了第一就该挺起胸膛,这可不是什么侥幸。呵呵。”

    无论如何,周伟顺给人的第一眼印象都会是极好的,亲切却不失威严,一切都处理的相当平衡。

    “谢师宴的时候,要记得通知我的,无论如何我这个做伯伯的都该送个礼物给你的。不过今天事态严重,我不跟你多说了。为先市长,现在情况如何?”说到后一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一副异常严肃,并且面容之上还带有几分悲戚的表情。

    石为先也没有任何的客套,径直把目前掌握的情况跟周伟顺简单的叙述了一遍,听得周伟顺连连点头。只是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石为先并没有提到关于那个老者。这也是正常的,那个本就算是一个插曲,如果人救出来了,当然没关系,反倒有大功。如果救不出来,现在告诉周伟顺,反倒会让这个市长不喜。

    “没想到这里头小石还帮着出了不少力啊,果然是一门俊杰啊。”说这话的时候,周伟顺仿佛很正常的扫了石磊一眼,可是石磊却不知为何,从他的眼中看出几分微恨之意。

    “刚才赵书记和我接到现场的情况之后,市里常委开了个碰头会,大方向仍旧不变,以救人为主。但是既然事故起因有可能是源自爆炸,那么爆炸的原由就一定要调查清楚,还那些受伤、死去的民工同志们一个公道。当然,让真相水落石出,也是为了还碧波建筑一个清白,我们不能冤枉好人,尤其是对市里的经济建设做出了卓越贡献的人。”

    听到这话,张同训的眉头第一时间就皱了起来,他何尝听不出周伟顺话里的意思,竟然也是想替碧波建筑捂盖子。

    刚想说点儿什么,周伟顺却拍了拍张同训的肩膀,小声道:“张局长,大的基调是省里之前就定下的,救人总是要摆在第一位的,其次要兼顾好安定团结。目前你们掌握的情况还不十分明了,但是今天的救援工作结束之后,这件事还是要一查到底的。到时候,哪怕牵涉到省里的人,我也是要主张追究责任的。但是现在,你要注意方式方法啊。”

    听到周伟顺这话,张同训又有些不明白这位市长大人的意图了,似乎又不是想帮碧波建筑捂盖子,只是希望公丨安丨局这边能够秘密行事。

    稍稍想了想,张同训便点了点头,却见周伟顺指了指刘凯:“你们不要围在我这里,现场的工作还要你们主持。这里有刘总陪着我就可以了。”说罢,他倒是毫不停留,径直又回到了刘凯的身边。周伟顺把建设工程安全监督部门的人留在了现场,并且把李工和陈工也留下了,张同训似乎有些明白周伟顺是想把调查的空间给他留出来的意思。

    慢慢的,也便领会了周伟顺的想法,可是,心里却微微冷笑了一声,心道周伟顺看似公允,实际上却是希望张同训不要打草惊蛇,最好能掌握足够的证据之后,一举打垮本就是一把手,并且在常委会上又掌握了足够多票的赵以达。

    不过,这样至少能还那些死者一个公道,张同训不会那么不识大体,周伟顺和赵以达之间的争斗由来已久,但是张同训却只是本着一个普通官员的原则做事,他不想倾向于哪一方,只要没有人影响他的司法独立性就可以了。

    石为先已经跟那一男一女打起了招呼,作为分管市政建设的副市长,跟建设工程安全监督部门自然不会少了交道,虽然不是特别熟悉这二人,但是多少也见过几回面。

    张同训看了看,却把石磊拉到了一边:“小子,这件事你已经插手了,现在你就必须帮我一直问下去。我是个大老粗,关于建筑,尤其是那个什么化粪池之类的,我完全不懂。今天你要负责帮我问到底。等水落石出的时候,我让公丨安丨局给你们家送锦旗去。”

    石磊无奈的苦笑,看起来,张同训是赖上他了。不过,他也算是心甘情愿。

    在那一世里,头些年他和张一松没遇到,张同训自然和他也没什么接触。但是后来他遇到张一松并且被他认出来之后,张同训也是对石磊颇有些照顾的。看起来,那一世的石为先冤案,张同训也是心知肚明,只是碍于官场上的规则,加上他没有任何值得过于怀疑的对象(不像这一世有石磊不断的在一旁帮忙),他也不可能去帮石为先翻案。即便是冲着张同训后来对石磊的照顾,不谈张一松完全把他当成一奶同胞的兄弟,石磊也不可能推辞。更何况,他也希望把这件事调查个清楚。

    整个事故的发展过程,石磊心里是有一条明晰的线索的,但是,具体在碧波建筑后边,还能挖出什么样子的支撑点,石磊也只能通过一步步的手段去弄清楚。石磊当然有这样的实力,事实上,他现在应该是一个接近四十岁并且经历过在场绝大多数人都不曾经历过的人生浮沉的中年人。至少心智如此。

    “还是让小磊问吧。”张同训低声对石为先说。

    石为先稍稍犹豫了一下,似乎也觉得石磊对这里的许多细节真的比自己清楚地多,也便点头同意了。

    那两个建设工程安全监督部门的人,自然是有些不解的,不明白为什么这件事会轮到一个少年来盘问他们在他们眼中看来,这就是盘问无疑。

    石磊倒是一点儿都不怵场,一派老神在在的表情,这在其他人眼里看来多少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在石磊心里,这才是最真实的自己。一个经常跟国务府副总理以及中组部部长之类的人接触的人,遇到这些小角色,哪怕是看上去比他年纪大不少,自然是没什么好发怵的。

    “我代表张局长问你们几个问题。”石磊稍稍顿了顿,给了那两人足够的望向张同训征询意见的时间,随后才说:“现场情况我不多说了,你们也都清楚,也知道这次的事故牵涉到好几条人命,这个责任的大小想必二位都比我这个刚刚毕业的高中生清楚得多。关于这附近那个十三年前被填盖的化粪池,我想知道二位当初监测的时候,是一个什么状况。简而言之,化粪池里的沼气,如果泄漏到防空洞这边来,其浓度是否足以引起爆炸。当然,这是在施工过程中出现了明火的情况下。”

    那二人似乎还是有些难以适应一个孩子如此一本正经的盘问自己的样子,但是年长的男人却已经从石磊的问话之中,听到了足够的专业,心里对于石磊居然能够如此了解这方面的知识有些惊讶。

    沉吟了一下,那个女子把目光投向了男子,自然是希望他开口。

    “我姓吴,和小柳一同负责这里的工程安全监测工作。当初碧波建筑提交上来的报告上,是考虑到了化粪池的存在的。他们进行检测的时候我们有人在场,全程监督,并且最后采集的样本我们也经过了测试,并没有发现这个化粪池里蕴含的沼气含量超标的情况。”

    石磊点了点头:“沼气达到爆炸的标准相信二位都比我清楚,86%以上就有可能产生爆炸……”

    吴姓男子打断了石磊的话:“确切的说是86%到208%之间,超过21%的话,氧气含量不足也不会引起爆炸。”

    “专业知识我和二位是无法相提并论的,不过这也不是重点。我想知道,你们的监测是如何确定化粪池里的沼气不会对防空洞产生爆炸危害的呢?”

    吴姓男子似乎发现自己还是小瞧了石磊,不由得沉吟了一下,下巴微微撅起:“情况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们不可能去计算整个化粪池里沼气的体积然后跟防空洞的容积去进行比较,而且这其中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工程安全监测不是这样进行的。之所以我们认为沼气达不到爆炸的标准,是因为经过测试,这个化粪池里蕴含的沼气,其甲烷的成分低于30%,而只需要初中的化学知识,就可以知道,沼气作为燃气使用,最少要求其甲烷成分高于50%。而根据我们的检测,这里的化粪池里产生的沼气,硫化氢的成分偏高,大概达到5%到8%之间,闻上去会比一般的沼气更加刺鼻一些。之前的情况我也了解了一下,听说有人闻到了沼气的味道,当然,这跟煤气,也就是石油气的味道比较容易混淆。我想更多应该是这个原因。”

    眼前的这个吴姓男子显得很镇定,石磊看不出他试图隐瞒什么的症状。但是,仔细的回想他的话,石磊却隐约抓住了话里一个语焉不详的地方。

    “吴伯伯,我注意到您刚才的话里提到的是‘进行检测的时候我们有人在场’,不知道这句话的确切意思是不是说,您那天并不在场?”

    吴姓男子微微一愣,随即坦然承认:“那天我的小孙子病了,我带他去医院挂水的。不过小柳是一直都在的。”

    石磊笑了笑,知道找到了问题的关键,立刻转身看着那个柳姓女子:“柳姐姐,既然那天吴伯伯不在场,那么我接下来的问题就要问你了。碧波建筑的质检工程师在提取化粪池里的沼气的时候,你是否全程监督,并且可以确定他们并没有任何违规之处?”

    很显然,这个问题有些猝不及防,柳姓女子似乎只是辅助吴姓男子进行监测工作的,大概她没有想到石磊这么快就能知道那天吴姓男子不在场的事情。

    更多的,却是问题本身难住了柳姓女子,似乎一时之间她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

    石磊稍等了一会儿,又笑笑说:“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么?事实上,你们只需要按照规程监督,就可以很简单的知道对方究竟有没有在采取的样本里动手脚。不过无所谓,或者我换个问题,那天你们采集的样本里,甲烷的含量不足30%,硫化氢大于5%,也就是说,至少还有超过六成的含量是其他气体。我能问问柳姐姐,那些分别是什么气体么?大概叙述一下就行了。”

    柳姓女子的神态略微的轻松了一点儿,大概她觉得这个问题没有什么危害,稍稍的回忆了一下,便回答说:“氮气大概有百分之二十多吧,氧气不到10%,二氧化碳20%左右……具体数字我记得不太清楚了,大概差不多这样。”

    石磊再度点了点头,已经胸有成竹了。

    又看着吴姓男子,石磊道:“吴伯伯,我知道沼气里通常二氧化碳的含量在20%到40%之间,如果把除开甲烷和硫化氢之后的60%气体之中的二氧化碳去除,您大概也会发现点儿什么。”

    吴姓男子简单的计算了一下,顿时大惊失色:“空气……”他的双唇嗫嚅之中,缓缓吐出了这两个字。

    “空气里通常氮气的含量不到八成,氧气约莫二成左右,其他气体加起来不足2%,而柳姐姐给出的数据里,似乎跟空气的各种气体含量极其的近似。那么回到第一个问题,柳姐姐,如果继续隐瞒,或许会让你引火烧身的,沼气爆炸不是闹着玩的。”石磊朝前迈了一步,双眼紧盯着柳姓女子,表情异常严峻,语气也愈发的严肃,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道,“碧波建筑在采集样本的时候,你究竟是否全程监督了,能够确保他们样本采集的过程没有任何违规之处!?”

    柳姓女子在石磊强大的气势面前,脸色瞬间煞白,蹬蹬倒退了两步,即便隔着半米的距离,石磊似乎都能听见那个女子高耸饱满的胸脯之下,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

    当石磊的双眼不自觉的被柳姓女子的心跳吸引到她的胸脯上的时候,心里却有了一声惊叹,好一双伟硕且形状姣好的玉兔啊,周伟顺还真是有福气,握着这对玉兔在手的感觉,一定相当之好。石磊仅仅十八岁的面容之下,却隐藏着一颗阅女无数的三十八岁的心灵,对于女性的身体有些淫|邪的联想,也实属正常。

    当然,在场任何人都不会知道石磊的想法。

    第10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