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8节

    市长和他的两个美丽儿媳妇 作者:肉书屋

    第8节

    李工心中惶恐,但是却伸长了脖子,似乎要做出与张同训怒目相对的架势。石磊看了暗暗好笑,心说你弄得这么视死如归,是想让刘凯记你的好儿么?不过,不得不说的是,他成功了。

    刘凯挡在了张同训和李工之间,语气虽然平静,但是呼吸却有几分短促:“张局长,现在你们想问的问题都已经问过了,我们也都据实回答了。如果没别的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就不耽误您的工作了,刚才石副市长也给了我们一个任务,我们需要去研究这里的施工图,看看能否有其他的途径把里边的人救出来。”

    说了这么多,其实简单归纳就四个字:恕不奉陪。随后,刘凯便拉着李工和陈工离开。石磊看得出来,陈工离开的时候略微有些不情愿,但是刘凯毕竟是他的老板,他总不能表现的太过激烈。其实很明显,陈工是个比较正直的人,刘凯和李工之间的那些猫腻他断不可能看不出来,且不说他也没有证据,就算是有证据,他也有诸多的顾虑。

    张同训气的浑身发抖,但是却拿对方无可奈何。虽然说心里早已有了定案,但是手中没有证据,让他这个秉性刚直的公丨安丨局长也是无可奈何。

    石为先总归是要内敛许多,心头虽然也是恼怒不已,但是表面上并没有表现的太过于强烈。反倒是拍了拍张同训的肩膀,示意他不必急于一时。

    这时候,一个丨警丨察跑了过来,走到张同训的身边,低声跟他说了句什么。

    张同训显然显得很不耐烦,一摆手说道:“什么时候了,石副市长和我哪里有空见什么上丨访丨的人,而且,上丨访丨有信访办,简直是胡闹!”

    那名丨警丨察的神态尴尬,却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石磊低声问了一句:“张叔叔,什么人啊?”从张同训的话里,石磊听得出来,大概是有什么人在公园门口提出要见张同训或者是自己的父亲。

    见是石磊发问,张同训的脸色稍稍回缓了一点儿,摇摇头说:“一个老头儿,说是要见这里最大的领导,说是有什么重大情况要报告。”

    那名丨警丨察赶忙又补充了一句:“还有个年轻的女人。”

    原本石磊也只是顺口一问,并没准备多管,但是当这个丨警丨察说起还有一个女人的时候,脸上却不由自主的闪过一丝隐约的兴奋,石磊看到这个极为细微短暂的表情,微愣之下,却也判断出,怕是那个女人长的极漂亮的缘故。

    一个极漂亮的女子,还有一个老头儿,这里头好像真的有什么情况,应该不会是简单的上丨访丨户那么简单。就算那个老头儿有什么莫大的冤情想要上丨访丨,那个漂亮女人也不会如此没有轻重,选择这样的时刻才对。

    “那两个人大概什么样子?”

    丨警丨察一愣,张同训狐疑的看了石磊一眼,但还是立刻说道:“回答问题。”

    丨警丨察这才点了点头,轻轻吞咽了一口口水:“老头儿大概八十岁了,估计,满头白发,但是精神很好,腿脚也很灵便的样子。女人大约二十四五岁,非常漂亮,气质尤其的好,穿着打扮也不是一般人。他们说有重要情况要向这里最大的领导汇报,我觉得大概不是普通的上丨访丨户,才进来汇报的。”

    石磊心里一动,心道莫非是跟这化粪池有关的?倒是也不差这点儿时间,不如让他们进来问个究竟。石磊也刚好是在这个时候,想到化粪池虽然被填盖了,但是从前清理化粪池的时候的通道或许并没有被完全堵死,他正想提出让人去找以前化粪池的管理人员问问情况呢,是以听说有个老头儿,他就联想到了这一点。

    张同训倒是并没有问石磊原因,石磊提出让那两人进来见一见,他便立刻着令那个丨警丨察带人进来。随后便看着石磊,等待石磊的解释。

    石磊也没什么可解释的,他的猜测实在太牵强了,几乎没有什么立的住脚的地方。之所以心念一动,也只是石磊仿佛有一种极为强烈的直觉,觉得这两人肯定跟防空洞里被困的人有关。

    “张叔叔,你别这么看着我,我没什么可解释的。只是我觉得,这两人根据那名丨警丨察的描述,倒不像是什么普通的上丨访丨户,在这种时刻提出要见最大的领导,也是需要一些勇气的。我有种奇怪的直觉,说不定这两人能帮我们解决救人的问题。”既然是直觉,那就彻底赖到直觉上去,反正在这样的情况下,病急乱投医也不是什么大错,更何况石磊还只是个十八岁的少年。

    石为先和张同训以为石磊让把那两人带进来是有什么新想法呢,没想到石磊根本是在撞大运,不由得也有几分失望。

    很快,那丨警丨察就带着一老一少走了进来。就如那名丨警丨察所言,老者穿着简单朴素,但是却十分的干净,一件粗布的上衣,还是极老的对襟款式,洗的泛白,年头久远。而那个年轻的女子,果如石磊猜测的一般,双目宛如一泓秋水,楚楚动人。高挺的鼻梁朝上有个小小的拔尖,让人看了很有一种捏上去的冲动。

    女子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胸口泡花极大却遮掩不住她高耸的胸脯,腰身极细,下头是一条宝蓝色的过膝筒裙,纤长紧绷的小腿上,一双黑色的丝袜熨帖在上头,勾勒出完美的曲线。

    “果然是人间尤物啊,难怪刚才那个小丨警丨察直吞口水。”石磊在心里感叹了一下,待到女子和老者近前,干脆也不去等张同训开口,便很有点儿没规矩的开口说道:“老先生好,姐姐好。听说你们有重要情况要向领导汇报,现在就请二位说出来吧。”

    老者看了看石磊,似乎也欣赏石磊的不卑不亢,即便他早就注意到石磊的眼神在自己身旁的女子身上多逗留了一会儿,这种近美之心,一个历经沧桑的老人家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我要见的是这里的领导。”老者平缓的开口,声音不大,但是每一个字都极为的清晰,让在场的所有人似乎没有差别的听个清楚。

    那个丨警丨察赶忙介绍:“这位是市里的石副市长,这位是我们公丨安丨局的张局长,您有什么话就对他们说吧。”

    石为先和张同训分别跟老者打了个招呼,张同训又对老者说道:“老先生,如果您有什么关于这场事故的事情需要告诉我们的,不妨说出来,他可以全权代表我们提问。”这个他,指的自然是石磊。

    老者这才重新打量了一下石磊,又看看身旁的年轻女子。

    年轻女子道:“石副市长,张局长,你们好。我叫蒋风约,这位是我的爷爷,我在省城工作。原本今天回来扬州是准备接爷爷去省城与我同住的,但是爷爷听说这里山体滑坡,就坚持要让我带他过来看一看。我爷爷二十年前在这里工作,主要负责的是从前的化粪池的管理工作。”

    听到女子这番话,石为先和张同训不由得大喜,一齐看着石磊,心里都觉得石磊根本就是个福星,所谓直觉居然也应验了。

    石磊倒是显得不慌不忙,虽然猜测的不错也让他多少有些激动,不过他还是很好的掩饰住了自己的情绪。

    “防空洞里还困着五个民工,老先生您是不是知道有什么通道可以把那些人救出来的?我们尝试打通正面的通道,但是现在收效甚微。”

    老者依旧平静,面上不惊不喜,缓缓说道:“填盖这个化粪池的时候我也在场,原先清理化粪池的通道并没有完全被堵死,当年我就预料到,闹不好这条通道以后会起到很大的作用。”

    “老先生,那条通道在什么地方?您快带我们去看看。”这句话却是石为先着急的说了出来,急切之情溢于言表。

    “石副市长请随我来。”老者倒是没有什么废话,迈步就朝着化粪池的方向走去,蒋风约想要搀扶老者,却被他一把甩开。回头颇有些不悦的说道:“我身子骨还挺硬朗的,不用你扶。”

    蒋风约的脸上闪现出一丝尴尬,石磊看出来,似乎她与爷爷的关系并不是十分的融洽。

    跟在老者身后,石为先走在第一个,石磊与张同训并肩同行。

    老者脚步虽然不快,但是却非常稳健,完全看不出是一个几乎八十岁的老人。只是脸上的皱纹以及深深的老人斑、满头的银发还是显示出了老者的年岁。

    “老先生,您老快八十了吧?”石磊小声的问了一句。

    老者扭脸看了石磊一眼,笑道:“再有俩月就满八十咯……”言辞之间,似乎浑然未将自己的年岁当回事,是个心态极好的老人。

    “这个化粪池据我所知是十三年前被填盖的,那时您退休好多年了。”

    “这个小子很细心啊!”老者这话是对紧跟在自己身后的石为先说的。

    石为先赶忙道:“犬子冒犯老先生了。”

    老者呵呵一笑:“这不是冒犯,他心里有疑问这是对的,按照常理,当时我的确不该出现在现场。不过由于填盖一个化粪池也是很大的工程,至少在当年来说,这个工程未必就比你们今天重视的这个工程小。当时不光是填盖这个化粪池的工程,与此同时进行的还有一个新技术的沼气净化池的揭幕,当然了,你们这些领导肯定是都只取参加沼气净化池的开幕,不会太关注这个被淘汰掉的化粪池的。但是我不同,这个化粪池建造起来之后,我就一直负责这里,虽然已经退休了,但是听说这里要被填盖,我还是要来看看的。”

    说话间,众人已经走到了一面铁栅栏之下。铁栅栏并不算高,只是依着山体而建,大约两米左右,石磊想起来,在那一世里,自己似乎跟其他的同学一道翻越过这道铁栅栏,逃票进入仲后公园的范围。

    “就在这里了,现在已经被隔开了啊,就在这栅栏外头一点点。”老者停下了脚步,指着栅栏外不足两米的位置。

    “您老确定么?”

    老者甚至都没去看看究竟是谁在说话,只是笃定的指着栅栏外的那块地面:“从这里挖下去,最多一米,你们就能看到通道口。比起当年,这里除了多了这个铁栅栏,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这时候也只能相信这位老者了,石为先当即安排人手,到铁栅栏之外老者所指的地方开始进行挖掘工作。

    第8节